走进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
慧趣网 13年7月30日10:03

 两年前,摄影师卢七星在湖南湘西大山里拍摄了这张《弟弟睡着了》的照片,照片曾经在网络上引起不小的反响。现在卢七星再次提起照片中带着表弟上课的留守女孩龙张欢时,依然觉得既佩服又心疼。他说自己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感受都不一样,心里就是一直想哭。——走进两位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。


      一、龙张欢:6岁姐姐背着8个月弟弟上学 稚嫩肩膀挑起全家生活重担


  卢七星对记者说,他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张欢才9岁,在那之前她就带着自己的弟弟上学。后来弟弟可以自己上学了,她就送亲戚家的表弟上学,从未间断。


  记者了解到,龙张欢的家住在湖南省凤凰县山江镇好友村,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家里除了姐弟俩,还有6个亲戚家的孩子。眼下正值暑假,这些孩子是否能和父母团聚?他们到底过得怎么样?记者一路寻访,找到了龙张欢的家。见到龙张欢的时候,她正在纸上画树。


  张欢的父母在孩子5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异了,爸爸如今远在浙江,生活漂泊不定,这些年几乎没寄过钱回家。幸运的是,在那张照片发布以后,张欢受到很多好心人的关注。一位远在北京的杜伯伯不但承担了她的学习费用,每个月还会资助她200元的生活费,这让她很是感激。这个懂事的孩子正在画一幅画,打算把它寄给这位好心人。她告诉记者,她只知道杜伯伯在北京,是今年年前快过年时联系上的。


  记者注意到,家里十分的冷清,只有龙张欢和7岁的弟弟龙天磊两个人在家。原来,今年张欢的爷爷因为股骨头坏死刚刚做了手术住在医院,家里还欠了将近四万元的外债,几个子女的经济状况都不好,年迈的奶奶只能出门打短工,靠卷烟叶挣点生活费来维持一家人的开销。而一放暑假,家里其它亲戚家的孩子都被自己的父母接走了。只留下了姐弟俩守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家。弟弟说,他的暑假就是看电视和吃冰棍,不能去别处玩。


  张欢画完画,在一旁早已按捺不住的弟弟缠着姐姐去打核桃。原本他们最喜欢到村外的小河沟去游泳,但是因为奶奶从电视里看到好几次留守儿童溺水身亡的新闻,今年坚决不许他们下水了。因此对于这对生活在大山深处的留守姐弟来说,暑期里除了看电视,打核桃就是最快乐的事了。


  在弟弟的“纠缠”之下,姐姐终于答应了弟弟一起去打核桃。看到核桃纷纷从树上乖乖落下,弟弟对姐姐敏捷的身手佩服不已。这个调皮的小家伙在大多数情况下对姐姐都是言听计从,生性好动的他在姐姐写作业时也只敢乖乖在一边看电视,丝毫不敢打扰,怕姐姐生气打他。


  姐姐比弟弟大五岁,虽然在个头上姐弟俩相差不远,但娇小的姐姐在弟弟心目中却有着绝对的权威,这种权威不光是建立在对弟弟的严厉管教上,还来自于生活中对弟弟细致入微的关照。奶奶出门做工,弟弟的饮食起居基本上都落到了姐姐弱小的肩膀上。


  张欢告诉记者,除了冬天,其余三个季节弟弟和奶奶的衣服都是她洗的。


  除了洗衣服,奶奶不在家的时候,小张欢还要负责生火煮饭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6岁时就会生火了,但只会做西红柿汤。好在弟弟不会吃腻,也没什么意见。


  张欢还不太会做菜,奶奶十分心疼两个正在长身体的孙子,很想抽空赶回家给姐弟俩炒上两个下饭的菜,但眼下正是烟叶生产的旺季,她实在很难抽身。


  奶奶对记者说,她没什么钱,不能很好地照顾两个孙子。等她干完活回家,孩子们都睡觉了。尤其是小张欢,她做好饭等奶奶回家,等着等着就睡着了,经常连晚饭都顾不上吃。


  奶奶为此十分愧疚,但张欢更心疼奶奶。年迈的奶奶患有骨质增生,可是每天都得起早贪黑地去卷烟草,这样每天能有55元钱的收入,而这也是现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。为了替奶奶分忧,张欢在家尽可能的多做家务。她告诉记者,种玉米、挑水、扫地、洗衣服这些活她经常干,最擅长收玉米。


  当记者采访时,玉米已经收完了,但懂事的张欢眼里很有活,前两天她刚刚把菜地里的草除得干干净净。刚刚做完饭,她又发现水缸里没多少水了,她拎上两个装饮料的塑料瓶,叫上弟弟去井里打水。张欢一次最多拎6瓶水,弟弟最多拎4瓶,他们一天打好几瓶才够用,有时候甚至要打几十瓶。


  这种塑料瓶的容量是每个两升,张欢一次打六瓶,总共12升,装上水总重量是24斤。有的时候一天要跑上几趟,11岁的张欢靠着自己稚嫩的肩膀担负起了这样的重量,但她却觉得,这样的活十分稀松平常。


  回到家,把瓶子的水倒进水缸,弟弟把空瓶子顺手一扔,又跑去看电视,张欢却懂事地给刚回家的奶奶递上了一勺水,然后把打水的瓶子都收好,又回来忙着给奶奶准备盒饭。


  奶奶很快又出门做工去了,下午,张欢打算去镇上把写给好心人杜伯伯的画和信寄出去,记者提出想看看信里都写了些什么,张欢很爽快地答应了,但是让记者意想不到的是,当念到最后时,一直乐呵呵的小姑娘情绪突然爆发。她告诉记者,她想小伙伴了,心里觉得孤单。


  张欢告诉记者,一到暑假,家里其它6个亲戚家的孩子都被父母陆续接走了,他们有的去了长沙,有的去了凤凰县城,包括那个她抱着去上课的小表弟,现在他的妈妈暑假也回家陪他。可是张欢和弟弟却从来都没有去过父母打工的地方,甚至连他们的声音也听不到。


  从小姑娘不断的啜泣中,记者体会到了一种强烈的孤单,以及内心对父母的渴望。


  弟弟天磊已经记不清爸爸有多久没来看他,还说妈妈已经抛弃他和姐姐了,心里也不想念他们。


  在和记者的交谈中,“抛弃”从这个才刚满7岁的孩子口中脱口而出。龙张欢告诉记者,弟弟并不懂得“抛弃”这个词的意思,她也不知道弟弟怎么会用“抛弃”这个词的,连她自己也不太明白这个词意味着什么。


  尽管想念父母,但是龙张欢并不期待和爸爸通电话,因为她已经不知道在电话里跟爸爸说什么了,也不会盼着爸爸过年回家。


  记者发现,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坚决地回绝一切有关爸爸和妈妈的问题,也许这样可以让她少一点触痛自己的伤疤。但是情不自禁的,她还是会经常摆弄妈妈送给她的这只小老虎,这份珍贵的礼物或许寄托着孩子对母亲所有的印象和思念。她告诉记者,她喜欢这只老虎,知道妈妈在凤凰打工,可是妈妈不会打电话给她。


  去镇上寄信之前,隔壁阿姨给张欢重新梳理了一下头,记者注意到,张欢十分享受,在这个女孩成长的过程中,几乎没有人这样细心地给她好好地打理过头发,她的刘海也是自己剪的。


  收拾妥当,张欢带着弟弟来到镇上邮局,把信寄到北京,在她幼小而孤独的心灵里,除了爷爷奶奶和弟弟,这些好心人也许就是另一股爱的源泉。


  张欢把写给林伯伯的信拿给记者看:林伯伯,近来可好,因为爷爷去动手术,奶奶又不知道地址,所以才会那么久没给你写信。你不会怪我吧,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,我的成绩如下:语文85,数学90,科学94,品德84,英语考的不太理想,就不告诉您了。我特意画了一张画给您,希望您喜欢,如果能不能帮我买几本书,暑假作业我都快做完了,姐妹们也已经回家了,都没人和我玩,一定要记得笑,因为笑一笑十年少。在这里,我和我弟弟祝您开心每一天,幸福每一年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此致敬礼。


  尽管龙张欢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孩子,但是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打动人心的笑容,那样的开朗和阳光。但是当提到假期里,身边的几个小伙伴都进城与父母团圆时,孩子内心深处的痛苦还是被划开一道深痕。在好友村,像张欢姐弟俩这样留守在家过暑假的孩子不在少数,村里一共186户人家,一半以上青壮年长年在外务工,留守儿童在70位以上,而在这个暑假,只有大概五分之一的孩子能和父母团聚。


  龙张欢从6岁半上小学一年级起,就开始背着8个月大的亲弟弟去学校。后来亲弟弟长大了,她又接着抱起了两岁的小表弟。从来没有人告诉张欢,童年可能还有另外一种活法。相对于她来说,一位环卫工人的孙女显得幸运多了,尽管没有父母的关爱和陪伴,但是爷爷奶奶却给了她最朴实的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