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足龄儿童入学新政为何落不到地上?
慧趣网 13年11月12日10:05

又是一年小学入学报名季。与往年不同的是“9月1日”这道硬杠杠似乎不再是安徽家长的“拦路虎”。早在去年10月,安徽就在各地就告别入学年龄“一刀切”征求意见。教育厅厅长程艺做客“提问民生”现场访谈时,针对“9月1日前未满6周岁不能上小学”的问题,表示教育部门会人性化弹性实施。


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合肥市区自7月1日开始小学新生入学报名以来,家长原以为政策松动,不成想,不满6岁儿童的家长却屡屡吃闭门羹,纷纷被学校以“先等等再说”而婉拒。7月12日是合肥市区公办小学补报名的最后一天,截止今日,据笔者调查,合肥市区的学校目前仍不接受不足龄儿童入学,纷纷表示要到8月中旬才能确定。


  新生报名早已结束,是否有学位剩余也该水落石出,但是,学校对此讳莫如深,这让人不禁在想,难道是在借机炒作,要吊家长的胃口,待价而沽不成。其实,坊间关于不足龄儿童学位的获得有种种版本的传说:有网站报料,某公办小学对不足龄儿童入学开出2000元的“门槛费”,每迟一月加收2000元,收据无公章无署名;有家长反映,通过“关系”,缴上2-3万元就可报上名------难怪某知名小学说,“想等到学额几乎不可能”,其弦外之音值得深思。政府以人为本,为不足龄儿童入学开个口子,学校却以此为契机,搞暗箱操作,给家长温柔一刀。


  安徽实行“弹性入学”,作为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省份,本来是想给早慧儿童一个机会。如果在分配剩余学位问题上听任学校肆意妄为,把经念歪了,让家长报名无门,新政无法落地,岂不成了一张空头支票,和省教育厅的初衷相左不说,还让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威信大打折扣。


  按照省厅文件精神,公办学校在有剩余学位,家长需求的情况下,要按照公正、公平、公开的原则接收不足龄儿童入学,不得收取任何费用。学校对剩余学位大倒苦水,声称让谁上,什么标准,成了个“头疼”的问题。就笔者来看,对学校来说,这顶多是个甜蜜的“头疼”。由于僧多粥少,倒是真的让家长左右为难,平添焦虑,被折腾得一个脑袋两个大。


  学位给谁,学校无需头疼,更无权决定。学校是公益性事业单位,由政府举办,为公众服务,不能成为少数单位、少数人渔利的筹码。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表示,每个学校的剩余学额可以通过网络或者媒体公布出来,接受大众监督,可以通过摇号、随机抽取等方式来确定。


  由于没有规范的操作程序,公众对跑关系、走后门等猫腻行为的担忧,并非空穴来风,权力一旦失去监督,难免会成为脱缰的野马。为解公众的焦虑,急需建立一个分配剩余学位的规则,还家长一个风清气正的招生环境。